威海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【实力写手选拔赛】血沃金盾(首发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04:45 编辑:笔名
两条人影刀剑挥舞,上下翻飞,正在对决。
握刀之人,西装革履,英俊的面容,复杂的目光。
持剑之人,白衣幻雪,凛然浩气的芙蓉面,冷冽的瞳孔灿若星眸。
叮!刀剑第十八次相抵,二人在双方的眸子中看到自己的影子。
“雪儿,你?真舍得的要杀死我?”英俊的脸写满疑惑。
“为民锄奸,义不容辞!”芙蓉面正气凝结。
秋风霎时卷起,骇人的冷芒划过,落叶纷纷。
风,倏然而止!刃面上落满枫红。
目光瞧着心口上那一把长剑,微笑:“此生、能死在、你的手里,值了!不要……告诉……母亲……”
芙蓉面泪眼朦胧,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伯母的……
市第一人民医院,五楼,三零八九号病房。
丁子皓背对着门,斜靠在病床上看书。他刚刚看到这里,手中的书就被一只纤细的手劈面夺去。他惊了一秒,抬头一瞧是女朋友盛君然。脸上即刻出现一抹笑意,宠溺瞳孔射出温柔的光芒。启唇微笑道:“君然,你什么时候来的?我怎么不知道呢?”
“看小说看的那么入迷,还是警察呢。人家都在你身后站半天啦,竟然一点都没察觉?”盛君然翻着那本微篇小说集嗔笑道。
其实,盛君然哪里知道,丁子皓早就觉察有人来了,估计就是她本人,所以就未动。丁子皓佯装尴尬的挠挠头,嘿嘿笑道:“是是,领导教训的是,我还要加强学习训练,争取做一个合格的警察。”
“嘻嘻……”对方那个样子把盛君然逗笑了,她一点对方额头,随后装作领导的样子一本正经说道:“嗯,小伙子,有潜力,好好努力!”音落,自己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“嘿嘿,你还真像老领导。”丁子皓也忍不住跟着傻笑。
盛君然又道:“我才不要像老爸呢,每天都那么严肃,一点笑模样都没有。”
“老领导挺好的,对我们警队的兄弟都不错,可不许说他的坏话。”丁子皓一本正经回道。
盛君然颇不以为然:“你哪里了解我老爸,他只是对外人平易近人的,回家的时候,那脸就绷起来了……不过呢,他对我倒是没脾气,尤其是对我哥,啊呀,那真是太严厉了……好了,不说他们了。子浩哥,你说这篇小说里的写的,他们如此相爱还是要刀剑相见,真是好悲哀啊……”
“那个男主人公虽然是女主人公的最爱,但是,为了正义,女主人公还是要杀他的。一定是男主犯下了滔天大罪,要不然女主不会杀他的,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这样。”丁子皓的话音方落,盛君然抬头望着他,缓缓道:“子浩哥,倘若我和我的亲人犯了罪,你……你会怎么做?”嗯?丁子皓没想到对方给他出了这么一个问题,随后点着盛君然的额头,宠溺的微微一笑:“君然,你这小脑瓜在想什么呢?你和你家人怎么会犯罪?你爸爸是个老警察,也是我师傅。师母是退休教师,你哥哥是蓝澄宇广告公司的总设计师,而你却是我的最爱。瞧瞧,哪里有什么犯罪嫌疑人嘛,没事乱想什么?真是搞不懂你。”
盛君然不依不饶道:“我说的是假如……假如是那样的话,你会怎么做?”
“哦,假如……假如的话……这……这根本就没有假如嘛……”丁子皓仍然是挠挠后脑勺,狡猾的躲避着回答这个问题。
盛君然知道对方的意思,她太了解他了。知道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不回答这个问题是怕自己生气。其实呢,不用说,盛君然心里也知道丁子皓会怎么做?瞧着对方那个样子,盛君然偷偷一笑,随后挽着丁子皓的手臂,关心的问道:“子浩哥,你的伤怎么样了?还痛不痛?”丁子皓笑着摇摇头:“不痛了,看见你,哪里都不痛了。”
盛君然的脸突然一红,赶紧掩饰道:“子浩哥,我陪你去外面走走吧。”
“好……君然,把拐杖递给我。”丁子皓被盛君然搀扶着坐起来,指着立在一旁的拐杖说道。
盛君然把拐杖递给他,还是那样扶着他,两个人说说笑笑走出三零八九病房。
明州市公安局会议室。
邝局长组织五零八专案组的成员在开会。
“大家看看,这就是五零八大案背后的大头目……”邝局长指着幻灯片播放出的一个人模糊的背影介绍案情。
一个警员问道:“邝局,图片太模糊了,根本看不清人的相貌来,怎么查?”
“是啊,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。”另一个警员摇摇头,随声附和道。
邝局长道:“大家别泄气,打起精神来,继续寻找线索……”他的话音未落,只听门外有人叩门声,于是,说了一句:“请进!”
门,吱呀一声开了,众人眼光一亮,一起惊呼:“丁队……”
“大家好,我回来了。”丁子皓与其他人打着招呼。随后,啪的一声给邝局长行了一个军礼,声音洪亮的说道:“报告邝局,丁子皓报道!”
邝局长有些不悦的问道:“不是让你多休息两天嘛,怎么这么快就来报道了?”
“报告邝局,我已经恢复了身体,伤口完全复合了,还休息啥呀?在医院闷了那么久,都快闷出别的病来了。”丁子皓马上回答。
邝局沉吟片刻点头说道:“坐下开会。”
丁子皓高兴的应了一声,坐在了前排位子上,听邝局介绍案情。
此时,幻灯片又播放出一个男人的背影,身着黑色皮风衣。邝局指着那人的影像道:“这人外号叫黑头鹰,是贩毒团伙头号杀手。丁队长在那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,就是遭到了黑头鹰的暗枪袭击。”
“是的,我记得我当时也打中了他的手……只是那个家伙太过敏捷,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。若不是腿受伤了,我想我会抓住他的。”丁子皓接口说道。
“我呢,今天就说到这里。下面由丁队长给你们分配任务,我还有个会,大家继续。”邝局长说完走出会议室。
等邝局长走出会议室,其他人连忙围拢过来,七嘴八舌的问着。
“丁队,你的伤真的好了?”
“丁队,你回来就好了,咱们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,还是没有线索……”
“是啊,丁队,以前的线索都是因为那个黑头鹰给灭了口,全部掐断了,怎么办啊?”
“丁队……”
丁子皓挥动着双手:“好好,情况我了解清楚了,大家听我说……听我说,咱们先把以前的线索重新梳理一遍,看看有没有漏掉的,或者是疏忽了,没有想到的细节等等……”
警员小石突然道:“丁队,听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一个细节来……”
丁子皓连忙转头问道:“小石,什么细节?说来让大家听听。”
“我记得那个被灭口的嫌疑人,他死的时候,手里紧紧握着一颗纽扣……”小石回忆道。
“一个纽扣能说明什么?再说了,我怎么没发现什么扣子之类的东西?”副队长刘强山不以为然道。
小石道:“我确实发现了,就是一枚扣子……刘副队长,若不是那天我妈出了车祸住院,我姐给我打电话……我……我就会好好去查查……明明有一枚扣子攥在死者手里,怎么我接完电话回来就没了呢?”
“或许是你眼花了吧?小石,我知道你哥是因为吸毒过量死的,所以你特别憎恨毒贩子。但是,你要知道,查案子不能感情用事对不对?”刘强山拍着小石的肩头说道。
小石仍然坚持自己的发现:“刘副队长,我……我没有感情用事……我……我说的是真话……你们……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?”
“好,我们相信你。那你说,你说的那一枚纽扣它在哪里?拿出来给大家看看。”刘强山把手一伸,大声问道。
小石的脸涨的通红:“我……”
“好了,好了……关于纽扣的事,以后再说……下面,我分配一下任务……”一直在观察小石和刘强山神情的丁子皓连忙阻止他们二人争论下去,给其他警员分配了一下任务。
“老刘,你带人去死去的嫌疑人租住的小区那儿排查一下,一定要把死者身份给查出来。”丁子皓对刘强山说道。
刘强山点头道:“好的,丁队,我马上去。”音落,带着几个人走出会议室。
“小石,带我去看看伯母。”丁子皓一拍小石的肩头。
嗯。小石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,跟着丁子皓走出会议室。
医院,外科病房。
丁子皓详细的询问了小石母亲被车撞的情况,又去问了主治医生。那个带着眼镜的医生说,放心吧,老人家没什么大碍,再休养个十天八天的就可以出院了。丁子皓又询问了一下交警大队事故科,关于这起车祸的调查,心中已是了然。
回来的路上,丁子皓驾车带着小石来到一个远离市区偏僻的地方,熄灭了车子。小石非常奇怪,他狐疑的问道:“丁队,干嘛把车停在这里啊?”
丁子皓回答:“这里风景挺好的,我在医院待了那么久,想出来走走,透透气——小石,陪我逛逛。”音落,打开车门下车。
“那好吧。”小石边回答边打开车门,也随后下了车。
这里的景色果然与城里不同,小石深深吸了一口气叹道:“唉,每天满脑子都是案子案子,好久了,没享受到如此清新的空气。”
“小石,你过来。”丁子皓招呼他在一方大石块上坐下来。
“丁队,你不会也和他们一样,不相信我吧?”小石扯了一根小草在手里把玩着,低声问道。
丁子皓道:“我若是和他们一样不相信你,就不会带你到这个地方来了。”
小石狐疑道:“丁队,啥意思啊?我怎么听不懂啊?”
“因为这里不会有人能听到咱们之间的说话内容。”丁子皓瞧瞧四周围回答。
小石突然明白过来了,低声问道:“丁队,你……你是说咱们大案组有……有内鬼?”
丁子皓点点头,指着自己不远处的车:“我确定,我的车里也被安装了窃听器……”
“啊?那……会是谁啊?”小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丁子皓摇摇头:“不知道是谁?但是,我确定这个人一定就在咱们中间……”
“不会吧?咱们组里的人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,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有内鬼?”小石不相信的又问。
丁子皓道:“人心难测,人都是会变的——小石,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你在勘察嫌疑人尸体的时候,伯母就刚好被撞了?怎么就那么凑巧?而且还是你发现了死者手中纽扣的时候。你不觉得,这也太巧合了吧?”
“是啊,我也纳闷呢——丁队,我记得清清楚楚的,我去接电话之前,确实是把那一枚纽扣放在箱子里。等我回来的时候,那一枚扣子就不翼而飞了,真是邪门。当时,我是百思不得其解,现在听你这么一说,我终于明白了,一定是有人把那一枚扣子拿走了,给销毁了。”小石沉思道。
“我刚才也了解了一下伯母被撞的情况,交警队事故科的人说,那个肇事的三轮车车主,承认自己是酒后驾车,愿意赔偿。我刚才打电话让乔珍去查一下,乔珍回话说,那个三轮车车主,前天夜里突然失踪了。你想想,事情已经了了,他还怕什么?”丁子皓摸着自己的下巴颏缓缓说道。
“一定是那家伙做贼心虚,怕咱们查到他头上,所以就跑了。”小石琢磨道。
丁子皓摇摇头:“也未必——好了,先不说他了。小石,我就是想问问你,听说你的记忆力非常超强,那你能不能回忆出那枚纽扣的形状来?”
小石笑道:“别说回忆了,我都能马上给你画出来。”
“那就太好了。”丁子皓眸光一闪,赶紧去车里,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和笔一起交给小石。
果然是名不虚传,没多大功夫,小石就把那一枚纽扣给画了出来。
“真棒!”丁子皓向小石伸出大拇指。
小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“记住了,纽扣的事,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!”丁子皓嘱咐道。
小石马上回答:“丁队,我知道,一定保守秘密!”
丁子皓满意的点点头。
小石又道:“对了,丁队,我还忘了跟你说,那一枚扣子上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……”
嗯,我知道了。丁子皓沉思着颔首。
月色下,城外一处别墅。
装潢非常豪华的内室,大灯是关着的,只有一个角的壁灯亮着。
此时此刻,墙壁上映出一高一矮两个人的影子,他们一会儿把头凑在一起,一会儿又分开,似乎是在密谋什么?
“听说丁子皓那小子伤好了,又回缉毒大队了?”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问道。
“昨天,我接到了毒蝎子的密报,确实如此。”另一个声音赶紧回答。
“君子,你说那黑头鹰也太大意了,怎么还失手了呢?咱们费了那么多心思策划的,好不容易把姓丁的小子给引诱过去。结果,你看,都被那家伙给搞砸了。”沙哑低沉的声音有些恼怒。
被唤作君子那人回道:“老板,您也不必太介意,况且黑头鹰也被打伤了,若不是抢救及时的话,他那只手也差一点就残废了。”
“只是咱们再想除掉姓丁的,恐怕没那么容易了,唉!”沙哑低沉的声音重重叹了一口气。
君子道:“老板,您不用着急,会有机会的。”
“一定要盯紧了毒蝎子,让他随时报告大案组的情况。”沙哑低沉的声音加重了语气。
君子点头道:“老板,您大可放心,毒蝎子的死穴一直在咱们手里攥着呢,他不敢不听话。”
“好,君子啊,你办事越来越有魄力了——等走完这一单大宗货物,我也就该让贤了,哈哈哈……”沙哑低沉的声音散发出一阵大笑。随后,墙壁上矮个影子站起来,移动在酒柜旁,拿着两个高脚杯和一瓶外国名酒走回桌子旁。

共 10157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以武侠小说精彩片段开篇,独具一格,吸引了读者的兴趣,也铺垫了后文,这是作者的高明之处。随着作者的笔墨,慢慢拉开小说故事情节。先介绍了受伤住院的丁子皓身份背景,埋下了伏笔,随后镜头切换到公安局会议室,邝局长正在介绍重要案情,此时,丁子皓的出现,揭开了他受伤的经过,并告知了抓捕贩毒团伙的复杂性和关键性。队员小石突然提起嫌疑犯死时手上紧握的一枚纽扣,从而引出了丁子皓对大案组中有内鬼的怀疑。作者采用若隐若现、声东击西的手法,描写了贩毒团伙重要人物和大毒枭,以及他们作案的过程,邝局长主要摸查大案组内鬼,丁子皓则负责整个缉毒任务,他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、丰富的侦破能力、极强的推理能力,案件渐渐浮出水面。最后,终于成功侦破缉毒案件,原来毒老大手下最重要的人之一君子,竟然是饭店大厨师许君。丁子皓再次受伤陷入重度昏迷。这时,小说戛然而止,留给读者丰富的想象空间。本小说构思严谨,语言简练,故事情节破朔迷离、跌宕起伏,人物刻画的丰富而立体,画面感十足,宛如看精彩的电视剧般。揭露了人性在不同的环境中发生相应的变化,善恶本在一念之间。同时也宣扬了正义战胜邪恶的道理。整篇小说精彩纷呈,耐人寻味,凸显了作者文笔老道,写作技法娴熟,佳作力荐共赏!【编辑:叶华君】
1 楼 文友: 2017-12-19 15: 9:02 非常敬佩老师的文学功底,很喜欢老师的小说,写得非常精彩,可读性强,如同看电视剧一样津津有味。老师在小说的构思和设计上,不拘一格,变化多端,呈现出文学的魅力和价值,丰富了小说的情节,代入感非常强。 叶华君,简阳市作协会员,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。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,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,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!QQ10524 0610
2 楼 文友: 2017-12-19 15:40:29 谢谢老师分享佳作,令学生受益匪浅。如有理解不妥当之处,还请老师见谅和指点。祝老师创作愉快,一切安康! 叶华君,简阳市作协会员,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。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,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,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!QQ10524 0610小儿咽喉肿痛
小孩健脾胃的食谱
舒筋活血通络止痛
宝宝口臭怎么办